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少妇小说  »  【鞭子】【作者:鹊山落花】
【鞭子】【作者:鹊山落花】
字数:6444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鞭子

  「你不是真正的快乐…」,耳机里传来五月天的音乐,蒙蒙细雨夜晚,我走在路上。路灯的黯淡,映衬着我低落的心情。终于还是分手了……耳畔萦绕着放纵的节拍,内心却如一潭死水毫无生机。风冷雨寒浸透了我的衣衫,暗淡的路灯遮迷了我的双眼,孤独的走在昏暗的街头。

  「帅哥有火吗?」一个沙哑略显冰冷的声音叫住了我。顺着声音抬头望去,一个打扮性感的女人挡在了我的面前。

  女人将修长白皙的手伸到我的面前,对我重复道:「帅哥!有火吗?」
  我从衣兜里摸出打火机递给对面的女人,但女人并没有从我手中接过打火机的意思,反而是从挎包里掏出一支烟,放在她在唇上。

  我无声的将火机递到她的唇边,「啪!」点着了女人口中的香烟。女人惬意的吸了一口手中的香烟,嫣红的双唇冲着我喷出一团浓白的烟雾。

  我有些厌烦的用手挥了挥面前的烟雾,侧身从女子身边走过。「帅哥有兴趣玩会吗?」女人摆起一个性感撩人的姿势冲我喊道。

  我有些厌恶的看了一眼这个女人,生硬的回了一句「没兴趣!」

  「哼!」女人冲我冷笑了一声,转过身继续追寻她下一个潜在的猎物。我则掉头继续漫无目的的前行着。

  沫沫情趣旅馆这是我的目的地,也是我今天晚上唯一可以去的地方。

  我从吧台领来钥匙打开了房门,这是一间监狱主体风格的房间。四周是黑漆漆的墙面,房间正中是一个巨大的铁笼,铁笼正中的地面上铺着一张据说可以有加热功能的草席。房间其他的地方到处摆放着,长凳、锁椅、吊环、铁索、木枷、门口处还放着两根藤条和一条黑色的皮鞭。

  女人看着房间的摆设用一种玩味的口吻说道:「想不到你文质彬彬的,还好这一口。」我看了看她说道:「你要是害怕,可以走人。」

  「哼哼!老娘什么没见过,你这算个屁!」女人不屑一顾的说道。

  「不怕就好,脱衣服吧。」我边说边开始脱衣服。

  女人颇有意味的上下扫了我一眼说道:「帅哥可够猴急的,不过刚来的时候你可没说要玩这个,我可要加价,老娘是出来的卖的,但老娘可不是随便的女人。」
  「你想加多少?」我问道。「事先声明我可不玩什么拉屎撒尿的,其余的捆绑加1000,鞭抽2000,一宿的话外加一千,但是不得见血,如果见血老娘立即报警。」

  我不耐烦的说道:「脱衣服,我给你五千,这一宿我把你包了。」说着我从里怀掏出一沓子粉红大钞,扔在了面前的一张桌子上。

  女人见到钱倒是痛快的在我面前三下五除二的脱了个精光。赤条条雪一样白的身体呈现在我面前,女人的身体很白但却要比她的外貌更显得成熟一些。
  如同面前的女人一样,我赤身裸体的看着面前的女人,就这样平静的看着眼前的女人。女人被我瞅的有些不自在的对我说道:「喂!想怎么玩赶紧说,别特么的就这么凉着老娘。」

  我指着对面的锁椅说道:「去那边坐着等我。」我冷漠的命令着面前的女人。
  女人撇了一下嘴,转身扭着屁股向锁椅走去。

  锁椅其实就是一把铁制的靠椅,椅子的扶手、靠背和前面的两个椅腿上都有锁具,可以把坐在上面的人死死的锁在椅子上。

  我看着被锁死在铁椅上的女人说道:「你今年多大了?」

  「二十五。」女人干脆的答道。

  「结婚了吗?」我继续问道。

  「怎么你想娶我?」女人的很犀利的回答道。

  「你要是没人要,我可以考虑娶你。」我边说边走向挂在墙上的衣服。
  「好啊明天早上咱俩就领结婚证去。」女人毫不示弱的对我说道。

  「操!你他妈的要干嘛?」刚才还趾高气扬的女人,突然见我拿着一把剃刀走到她面前时,慌张的叫道。

  「剃毛!」我冷声的说道。

  「剃你妈个球啊!老娘不玩这个,你赶紧把刀给我放下。」女人惊怒道。
  「你玩不玩不重要,重要的是我想玩,我是付你钱的。」我冷声回道。
  「滚你妈个逼的,你可没说要剃老娘下面的毛。」

  「可我也没说不剃?」

  「草泥马的老娘说了这个价钱不包括剃毛的」

  我蹲在女人的胯间,不去理会女人的叫喊。伸出手摸了摸女人胯间的阴毛,女人的阴毛又密又硬,乱蓬蓬的长在小腹下面。

  我揪了揪其中几根长的比较长的阴毛说道:「别他妈的喊了,这里隔音效果好,再喊也没人听得到。」

  我的话并没有制止住椅子上的女人,她依旧对我破口大骂。我没有理会女人的咒骂,而是拿出剃刀,向女人的胯间挂去。

  剃刀划过女人胯间的肌肤发出阵阵沙沙声,这是金属刀片触碰没有润滑过的毛发所发出的声音。生硬的摩擦给女人带来撕裂般的痛楚,女人对我破口大骂着。但骂声并没有阻止我继续剃掉女人的阴毛,反而她喊的声音越大,我剃得越快。很快女人双腿间落满弯弯曲曲的阴毛,逐渐的露出股间略显青黑色的皮肤。
  我用手拍了拍散落在女人光秃秃阴阜上的一些碎发,尽量让这里变得干净不染一发。女人已不在哭喊,她对我抽泣的说道:「老弟我知道你年轻喜欢玩刺激,但是你不能胡玩,这玩不好是要出人命的。」

  「你多大了?」我又一次问了问面前的女人。

  「三十二。」女人低声的答道。

  我用手轻轻的抚摸着女人小腹上的一道长形刀疤说道:「孩子多大了?」
  「十岁?」女人老实的说道。

  「男孩女孩?」我边说边清理着女人的阴阜,似乎我越来越喜欢面前这泛着淡青色的阴阜。

  「嘶………女孩现在上小学。」被剃刀硬生生挂过的阴阜在我手指触摸下,产生一种针扎般的疼痛感。

  打开锁主女人的锁具,让女人从椅子上站起来。女人一经摆脱锁具的束缚,脸上立即露出愤怒的神情。他怒气冲冲的对我说道:「滚你妈的,老娘他妈的不玩了?」女人边说变抓起放在桌子上的衣服胡乱的往身上穿。

  「你不要钱了?」我对已经处于暴怒状态的女人说道。

  「滚你妈的,今天算老娘倒霉,碰到你这个变态。」显然即使是妓女也有底线的,我剃掉她胯间毛发的举动,极大地刺激了她的自尊心,以至于她宁肯不要这五千块钱。

  我从女人的后面一把抓住女人的长发,将猛的向后一拽。失去重心的女人,当即被我重重的拽倒在地。

  随后我不管躺在地上的女人对我如何咒骂和反抗,我拽着女人的头发将她拖到靠在墙边的吊环下,使出浑身力气才把眼前的这个女人牢牢的吊在了吊环上。
  女人被我的双臂被我高高的吊起,以至于她只有踮起双脚才能保证平衡。而她的双脚也被地上的铁环仅仅锁住。

  女人被吊成一个大字型,如同教堂里的受难耶稣的模样。经过一阵发泄后的她情绪也有激动变得平复了许多。或许她也知道面对一个冷静的有些可怕的变态来说,即使你再发怒也是无济于事。

  她的声音透着一丝惊恐的说道:「弟弟我看你的年龄也不大,你可别干傻事,为了我这种烂女人你不值得的,我求你放过姐姐吧?我保证一会儿出去后,我对谁都一个字不提。」

  面对女人的哀求,我冷漠的说道:「放心我一定会按照咱们谈好的一样,明天早上五千块钱我一个子都不会少你的。」

  我边说边抚摸着因过度的惊吓,而显得冰冷潮湿的身体。

  我的手停留在女人的腋下,看着她俩腋间浓密的毛发说道:「这里的毛发也剃了吧?」

  说着我拿起剃刀向女人的腋下刮去,女人没有说话这是默默的颤抖着,让我剃掉了她腋下所有的毛发。

  腋下的皮肉要比股间更嫩,当毛发被去掉后,可以清楚看见几道鲜红的印记纵横在腋间。我从门口的架子上拿起一根黑色的藤条,慢步的走道女人面前。冷漠的说道:「别害怕,一会儿我就让你高潮?」

  女人抬起头看着举着藤条的我狠狠的说道:「你要是个男人就在往桌子上扔五千,今天老娘就把这个身子卖给你了,要杀要刮随你。」

  我从衣兜里再掏出一沓钱仍在了桌子上后说道:「兜里就剩下两千都给你了。你要是嫌少我脖子上这根项链可以给你。」

  说着我从脖子上摘下一条金项链递道女人面前,女人看了一眼我手中的金黄色的项链说道:「是金的?」

  我点了点头,算是答复了面前的女人。

  「你把项链递道我嘴边,让我在仔细看看?」

  我依言将项链递了过去。女人一张口使劲的在项链上咬了一口,然后又在另一边咬了一口后说道:「放桌子上吧,老娘今天算是豁出去了,你要玩就痛快点,别磨磨唧唧的。」

  「啪!」女人的话音刚落,手中的藤条便挂着风声向女人的胯间抽去,藤条抽打在女人股间的嫩肉上迸发出一声清脆的响声。

  「啊!」女人显然没料到我会突然在毫无准备的情况下下手,不由自主的喊了出来。

  「啪!啪!啪!啪!」我没有跟你继续思考的机会,藤条向雨点一样噼噼啪啪的落在女人的胯间。不停抽打的频率竟然盖过了女人的叫喊声,很快女人的叫喊声由啊啊啊啊啊之声,变成一种无助的哭号声,到最后女人只剩下了喘息的声音,最中再也发不出别的任何声音。

  而在我一次重击之后,已被我打的红肿充血的阴部突然喷射出一道水线。黄白的液体从阴部狂泻而出,如喷泉一样喷射在地板上,发出一阵哗哗之声。屋内瞬间充斥着一股尿液的腥臊味。

  我用藤条托起女人的下颚,看着那张脸色惨白的女人说道:「刚才爽了吗?」
  女人大口喘着气,有气无力的说道:「就这点本事,也配和老娘玩SM」
  我将女人从吊环上卸下,直接抗在肩上,向铁笼里走去。我取来麻绳将女人的双脚紧紧的捆住,然后用绳子的另一头绕过铁笼顶上的横梁,使劲一拽将女人如同菜市场卖的猪肉一样,到挂在铁笼里,然后将绳子捆铁笼的柱子上。

  我去卫生间打来一盆热水,用浸湿了的毛巾轻轻的擦洗女人的身体。温热湿软的毛巾滑过女人细嫩的皮肤,尤其是当我擦洗着女人那早已充血红肿的阴部时,女人的嘴里发出一声舒爽的呻吟。

  倒挂着的女人阴部正好在我的胸前,我将头凑过去仔细的闻了闻,一股淡淡的骚味从胯间的传来,轻飘飘的传入口鼻直入心肺。

  我有些悸动的伸嘴舔了舔那黑红的唇瓣,女人动情的呻吟道:「弟弟你把姐放下来,姐让你好好操一顿好不好。」

  我没有说话而是细致的将女人的身体擦的干干净净,然后我拿起沐浴液涂遍女人的全身。最后又拿起剃刀从女人的脚开始,一直向下一直到女人的脖子,细细的刮着。

  女人这次不再喊叫,而是默默的抽泣着。剃干净女人身上的毛发后,我像欣赏艺术品一样仔细端详着女人,手不断的拍打着女人的屁股,让女人的身体不断的转动着,白花花的肉体在昏暗的灯光中不断地转动着,就像是橱窗里展示的商品,任我品味长时间的倒挂让女人的头部开始变得发红,神智开始模糊,嘴中不断的呢喃着「你把我操了把,你把我操了吧。」

  我知道再挂下去可能要出人命,于是我将女人放下扔在了地上。女人的身体就如同砧板上的一堆白肉,无力的瘫在那里一动不动。

  我点着旁边早已准备好的油蜡,不断的向女人雪白的身体上滴去。鲜红的蜡油,雪白的身体,红白相间,相映成趣。画面在我眼里是那么的美,如千山白雪中的朵朵红梅。然而昏厥在地上的女人,被滚烫的蜡油惊醒,她使劲浑身的力气也不能从地上站起,只能奋力的在地上爬着,无力的躲避我的折磨。

  我右手挥舞着皮鞭不断抽打着地上犹如一条白蛇的女人,左手则一滴也不浪费的将蜡油滴在女人洁白的身体上。

  女人没有哭喊,只是麻木的四处爬着,最后干脆无力的瘫在那里,任我随意折磨。

  我将女人的身体翻过来,用皮鞭在女人的乳房上,小腹上,大腿间,留下一道道红痕,在她的乳首上,阴阜上滴下滴滴蜡油。

  最后备受折磨的女人突然睁开眼睛,看着赤身裸体的我说道:「你不是个男人,你的下面就是一坨死肉。」

  虚脱的女人发出的声音弱如蚊蝇,但却一字不落的传入我的耳中。字字如针深深刺入我内心最为阴暗的角落,我如同一只发了疯的野兽,对躺在自己脚下的女人发出一声声怒吼。我手中的皮鞭如雨点一般向女人身上落去,噼啪之声响彻整个房间。在我无情的鞭挞下,女人发出渗人的笑声,那笑声仿佛来自地狱的恶魔,无情的嘲笑着我。我可以看到她用那蔑视的眼神,盯着我胯下那根萎靡如同一根无骨的肉条。

  终于女人的笑声逐渐微弱直到再也发不出声音,而我的手也酸痛的再也挥舞不起皮鞭。我靠坐在椅子上大口的吸着香烟,目不转睛的看着铁笼中以奄奄一息的女人。

  白皙的皮肤上遍布着一道道鲜红的鞭痕,有的地方已经被我打的皮开肉绽,一道道血痕如同一张巨大的红色巨网,罩在女人白皙的肌肤上,红雪白分为显眼。
  滴答!滴答!墙上挂钟的时针指向了凌晨两点。我攥住女人的脚踝,向拖拽一件物品一样,将女人拖向了卫生间。

  冰冷地面摩擦着女人伤痕累累的皮肤,让女人在这种摩擦的刺痛中渐渐苏醒。她在我身后微弱的说道:「求求你放过我吧,我家里还有孩子和老人,我不能死」女人气息微弱的向我哭诉哀求着。

  我没有理会女人的哭诉,径直的将女人拽进了卫生间。卫生间里的陈设很简单,一个马桶、一个水盆、靠着角落里有一个浴缸。整个装修风格很像监狱里的囚牢,我将女人抱起扔进了浴盆,咣当一声让女人的精神又为之一阵。她睁开无神的双眼,神情模糊的向我问道:「这是哪?」

  我轻轻抚摸着女人额头上的碎发说道:「这是浴室,一会儿我给你好好泡泡澡。」

  女人声音有些颤抖的说道:「你答应放我走了吗,求你了我一分钱不要了,只求你放我走吧。」女人越说越激动,最后竟然当着我的面嚎啕大哭起来。「啪!」的一声,我狠狠的抽了女人一个嘴巴。女人的哭声突然亚然而止,她恐惧的看着蹲在她面前的我。我看着面前这个一脸惊恐的女人,又温柔的说道:「别怕现在才两点多,等我给你好好洗洗身子,我就会带你离开这里。」我不断的向浴盆里加着温水,边拿着毛巾轻轻擦拭着女人的身体。随着水温的不断加热,女人的心情开始逐渐恢复平静。或许是她太累了,她靠在浴池里任我在她身上抚摸擦拭着。
  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我轻轻将女人抱起放在铁笼中的地席上,拿着浴巾轻轻的将她身上的水珠擦干。

  女人微微睁开双眼轻声问我道:「是不是可以放我走了?」

  我看着女人一双惊恐的眼中透着一丝希望的看着我,我温柔的抚摸着女人的脸庞说道:「乖再睡一会儿,天亮的时候我就带你离开这里。」

  女人在我的抚慰中渐渐的闭上了眼睛,慢慢的昏睡过去。看着她熟睡的面庞,我低下头轻轻的吻了一口,女人微微皱了一下眉头,表情中竟然透着一丝莫名的恐惧。

  「哧、哧」我从旁边的箱子里拿出一大卷胶带,我将胶带撕开,细致的开始从女人的头上缠去。一道、两道、三道、很快我从女人的头一直向下缠去,遮住了女人的双眼、鼻口,缠绕住女人的乳房,覆盖在女人那已经光亮干净的股间,紧紧裹住女人那两条修长的大腿,直到我将女人紧紧缠紧之后,女人的身体突然一阵激烈的晃动。显然女人在睡梦中感觉到了什么,但是胶带紧紧的封住了她的眼睛、嘴、和身体。她既看不见,也说不出话,只能像一条白嫩的大蛇一样在地上不断的扭动着,嘴里发出惊恐的呜呜呜之声。

  我没有理会在地上挣扎的女人,而是来到对面的墙上。拿出一把钳子,从墙边隔音棉的一边伸进去,使劲的一撬,隔音棉被整张的掀开,露出里面一个事先挖好的墙洞我将女人整个抱起走道墙边,轻轻的将女人放在墙洞中,然后伏在她的耳边轻轻的说道:「这就是你的家,我给你准备的家,你看这里多温暖舒适,以后你永远不用做夜莺了。」说着我将女人死死的摁在墙上,并不理会女人的挣扎。我用几根事先准备的好的木条将女人固定在墙上,任女人如何挣扎都无济于事。我的手伸向被隔音棉遮挡的地方伸去,从里面拽出了一条已经泛着青黑色的手臂,我拽着这具手臂轻轻的抚摸着一旁惊恐的女人说道:「鹏你不是喜欢女人吗,我给你找来一个,你看她头发多磨长,腰多磨的细,尤其是这对奶子又大又白。我知道你对我厌烦了,你不喜欢男人了,你想找女人。可是你知道吗,你爱的那个女人不是一个好东西,那个臭婊子怎么能配上你呢。」我歇斯底里的吼叫着,我发怒的不断拳头猛击着面前的女人,不断的吼道:「那个婊子我已经把她杀了,你说她即使是婊子你都喜欢,好今天我就给你找了个婊子,如假包换的婊子来陪你,你好好的享用她吧,如果不喜欢了再告送我,我再给你换好不好。」
  在女人发疯般的发出「呜!呜!呜!呜!的声音中,我渐渐的合上了隔音棉,慢慢的将边上的开口粘合上。我躺在冰冷的铁笼中,不断的用藤条抽打的我的下部,嘴中呜咽的呼喊着:」鹏!鹏!你使劲打我,我爱你!「

  「帅哥有火吗?」夜色的霓虹灯下,一个打扮另类的小太妹站在了我的面前…………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观阴大士 金币 +8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