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少妇小说  »  【魔女妈妈前篇之小姨的足下求生!】(09-10)【作者:一个人】
【魔女妈妈前篇之小姨的足下求生!】(09-10)【作者:一个人】
字数:9043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九章

  亲自踩杀了男人的妈妈将那双沾满了我精华的白色蕾丝及肘长手套脱下,满脸潮红的瞥了我一眼后脚踩着高跟靴走进了浴室中。而在一旁冷眼旁观的小姨则是心满意足的诡异笑着,打了个响指,刘璐牵着一位浑身赤裸戴着头套只将双眼露出来的男人爬了进来。

  「小妹~~!是我啊~~!我是你姐夫啊~~!!!」被刘璐牵着的男人刚一看见小姨就像是见到了救命稻草般惊呼着,努力想要挣脱刘璐的束缚。

  「我当然知道你是谁了~~!就是我让人将你抓来的啊~~!」眨巴着明亮的双眸,小姨漫步到我爸爸身边,冷笑着继续说道:「戴上头套的你看着顺眼多了,老实说吧,自从我姐嫁给你后我就很是讨厌你,你配得上我姐吗?」

  「这~~!这是我们家的事!你~~!你想干什么啊~~!」

  伸手接过女仆递来妈妈刚刚换下的丝袜,小姨亲自拉开爸爸头套上的拉链,将团成一团的黑色丝袜塞进了爸爸的嘴里,戏虐的说道:「想干什么吗?我就想让姐姐踩死你!你耽误了她太久了,也许姐姐踩死你后就会和我一样无忧无虑的享受人生了~~!」

  没有理会爸爸的挣扎,刘璐在小姨的示意下将爸爸捆绑着塞进了榨精板下,那疲软的肉棒从榨精板的洞中伸出,对于小姨手段有些了解的他那瞪大的双眼间满是惊恐的神色!

  「小姨~~!我~~!」

  「你什么你!老老实实跪着!」恶狠狠的瞪了我一眼,深邃的双眸间是让人不敢直视的威严,我下意识的双膝一软就跪在了小姨的脚边,讨好般的用自己的脸去蹭那紧紧贴合着小姨紫丝美腿的高跟靴。

  就在这个时候,洗完澡的妈妈漫步走来与小姨并肩坐着,伸手将我拉了过去,想让我与她坐在一起,可我却只是老老实实的跪在妈妈脚下。妈妈顺势轻轻地用那被半透明黑丝袜包裹着的圆润大腿摩擦着我的脸,眼角的余光却是瞥见了榨精板上那卑微疲软的肉棒,看着小姨轻声问道:「你又在干什么啊?」

  「姐~~!这是新来的犯人,被抓以前经常深夜里用自己的肉棒去玩弄少女……」

  「妈~~!」我刚想提醒妈妈,可小姨那不怀好意的目光却死死地盯着我,白皙修长的芊芊玉手弯成爪状,对着我胯下那才喷出了精华的肉棒做出了一个拉扯的动作,瞬间吓得我连忙闭嘴!

  「呀~~!好恶心~~这种人就该阉了他~~!」

  好看的眉头微微皱起,刚刚才享受了将男人活生生的踩死那种极致的快感的妈妈稍一犹豫,在小姨鼓励的目光中优雅的抬起了黑丝美腿,小巧玲珑的玉足在黑丝袜的包裹下更添几分高贵与诱惑,猛的一脚跺下,黑丝玉足直接将自己丈夫那卑贱的肉棒踩在了脚下!

  眼睁睁的,我看着妈妈的黑丝玉足将爸爸的肉棒踩在脚下,我很想告诉已经在虐杀男人的时候将自己的嗜血本性激发出来的妈妈真相,可身旁的恶魔小姨却让我丝毫不敢造次,而且我心里对于接下来的一切似乎还有着些许的期待!
  「就这么小的肉棒还想去玩弄女生?我看它也就配被女生踩在脚下当鞋垫!」厌恶的看着脚下男人那被头套遮住的脸,黑丝玉足狠狠地碾踩着榨精板上卑贱的肉棒,此时的妈妈已然在虐杀男人的快感中得到了升华。

  坐在一旁的小姨微微抬起翘臀,沙发中赫然打开了一个洞,而洞口之内,一张男童无助的脸正疑惑的四下张望着,这是小姨平日里用来享受舌奴服侍的工具,小姨不再满足于一般的玩弄奴隶,她要追求不同寻常的刺激!

  「好好的舔哦~~!」撩起皮质超短裙,小姨一屁股坐了上去,圆润坚挺的翘臀刚刚好坐在男童的脸上,舒爽的呻吟了一声,小姨看着妈妈柔声问道:「姐~~!你要玩玩吗?我可是最喜欢这样在男人的脸上,在他们的口舌服侍中高潮了~~!」

  「你又在乱说什么啊~~!我儿子还在身边呢!」妈妈神情复杂的瞥了我一眼,已经明显感觉到妈妈气质变化的我只能说讨好般的将自己的脸贴合着妈妈那被黑丝袜包裹着的圆润大腿上,深吸一口气,妈妈胯下撩人的气息弥散于我的鼻腔中,异样的情绪刺激得我胯下喷出了精华的肉棒又开始蠢蠢欲动了。

  「那又怎样啊~~!姐,该享受的时候就要好好的享受啊~~!这样吧,我一会让人送几只童奴到你家里,玩弄小男孩的感觉可真是~~嗯~~!!!」满脸潮红的小姨呻吟着,而在她的胯下我只能听见舌头舔舐的声音,扭动着纤细的腰肢,小姨浪叫着:「对~~!就是那里~~好好的舔老娘的菊花~~!一会就赏赐你黄金~~!」

  一把拉扯着我的耳朵,让我不去看小姨淫荡的表演,妈妈却感觉到了自己玉足之下榨精板上肉棒的异常,冷哼一声,微微抬起玉足,看着那膨胀的肉棒,并不知道此时被自己玩弄的是自己丈夫肉棒的妈妈紧绷着黑丝玉足,摆动着美腿赏了那犯贱的肉棒俩耳光。

  「贱货~~!被我踩都会硬起来吗?」妈妈对于自己的玉足将男人肉棒踩硬这件事很感兴趣,将自己的黑丝玉足翘起,贴合着男人突出的尿道,猛的一脚踩下,将男人的肉棒反踩到了榨精板上,缓慢的前后摩擦着,感受着男人火热肉棒在自己脚下的颤抖!

  「姐~~!无论是谁,在你的脚下他们的肉棒都会臣服的,连你的宝贝儿子也一样~~!」白皙的芊芊玉手轻抚着自己平坦的小腹,小姨的菊花在男童的舔舐下微微张开,似乎预感到了什么的男童连忙用自己的嘴将小姨粉嫩的菊花包裹着,猛的,黄金喷涌而出!男童熟练却艰难的快速吞咽着,享受着来自高贵小姨的赏赐!

  没有再去理会享受着男童口舌服务的小姨,妈妈加快了摩擦自己脚下男人肉棒的频率,玩性大发的她干脆踮起玉足,用前脚掌左右碾踩着,然后张开脚趾,隔着黑丝袜将男人那泛红的肉棒前端夹着。

  优雅的将另外一只黑丝玉足伸到肉棒的根部,妈妈用自己圆润的足跟研磨着男人肉棒与子孙袋交接的地方,而那原本夹着男人肉棒前端的玉足则是狠狠地一脚跺下,死死地将男人的肉棒踩在脚下,被瞬间踩扁的肉棒深陷进妈妈细腻高贵的黑丝玉足间!

  「踩着贱根的感觉真不错啊~~!」踮起的前脚掌感受着贱根在自己脚下火热的颤抖,圆润的足跟顺着肉棒根部一路朝上摩擦着,挤压着那凸出的尿道,撩拨着脚下男人内心的欲望!我偷偷地看着爸爸头套露出的双眼,他正眼神灼灼的盯着此时将自己卑贱的肉棒踩在脚下的老婆!

  在窗外阳光的照耀下,妈妈白皙的肌肤上浮现出圣洁的光,跪在她脚下的我轻轻地用自己的嘴唇去摩擦妈妈的黑丝美腿,从我的角度看去,妈妈就像是手握我与爸爸生死的女神一般!

  就在我胡思乱想间,妈妈的黑丝玉足底部传来『滋滋滋』的声音,寻声望去,乳白色的精华正顺着妈妈高贵性感的黑丝玉足喷涌而出!滚烫的精华喷到妈妈的脚上到处都是!

  「哎呀~~!贱货~~!居然敢把你低贱的精华喷到我的脚上!」虽然嘴里这样说着,可妈妈的双眸间满是兴奋的神色!抬起自己那沾满了精华的黑丝玉足,并不知道喷出精华的肉棒属于自己丈夫的妈妈猛的一脚将自己那原本研磨着尿道的玉足踩到了还残留着精华的肉棒前端,一轻一重快速的研磨着,看着那熟悉的程度,我不禁怀疑妈妈以前可能在小姨的怂恿下阉割了不少男人!

  就在我胡思乱想间,在妈妈的黑丝玉足摩擦揉虐下,爸爸那才喷出了精华的肉棒又喷出了一股浓浓的精华,可妈妈并没有打算放过他,就像是电动棒一般的快速碾踩着,一股股的精华在妈妈的黑丝玉足之下被榨了出来!

  「舒服了吗?贱货~~!这可才是开胃菜而已哦~~!」优雅的抬起玉足,两只沾满了精华的黑丝玉足相互摩擦着,妈妈伸手轻抚着我的脸,指着一旁的那双黑色及膝高跟靴在我耳边轻声说道:「儿子,那双靴子怎么样啊?你喜欢吗?」
  心领神会的我抬头仰视着妈妈,低头看了一眼双眼间满是惊恐神色的爸爸,无奈的叹了口气,快速的爬了过去双手捧着那双及膝的黑色高跟靴爬回了妈妈脚下。妈妈紧绷着沾满了自己丈夫精华的黑丝玉足踩进了高跟靴内,我犹犹豫豫间干脆俯身用嘴为妈妈穿靴子。

  「哎~~别~~!用手就行了。」

  虽然嘴里这样说着,可妈妈并没有挪开玉足,一脸欣慰中带着些许惶恐的享受着我的服务,已经在小姨的调教下称得上是一名合格奴隶的我熟练的用嘴为妈妈穿上了高跟靴,看着我那副犯贱的样子,妈妈神情恍惚的瞥了小姨一眼,然后优雅的起身,玉足轻点,整个人站在了榨精板上。

  「贱货是不是迫不及待了啊~~!」居高临下的妈妈俯视着爸爸那坚挺着还残留着精华的肉棒,慢慢的抬起高跟靴,扭动着脚踝用那长达十五厘米的靴跟轻抚着肉棒前端,冰冷的靴跟带来的强烈刺激下,爸爸的肉棒急剧的膨胀着,乌黑的青筋爬满了火热的肉棒,看着自己脚下丑陋的贱根,妈妈的双眸间一双阴毒一闪而过!

  就像是想起了什么似得,宛如女神般的妈妈扭头对着我神情复杂的说道:「别看,很残忍的,你去别的地方玩吧,妈妈一会就来找你。」

  「姐~~!看样子你还是不了解你的宝贝儿子啊~~!你越是残忍他就越是喜欢啊~~!」将黄金排泄进男童嘴里的小姨又换了另外一位被剜掉了双眼的男孩来舔舐自己的蜜穴,看好戏般的她将要亲眼见证自己姐姐的改变!

  跪在妈妈脚下的我只是眼神灼灼的盯着那紧紧贴合着妈妈黑丝美腿的及膝高跟靴,靴底那长达十五厘米泛着金属光泽宛如刑具的高跟靴跟看得我胯下蠢蠢欲动的肉棒更加躁动,瞥了我胯下一眼,妈妈爱怜的伸手轻抚着我的脸,四目相对间我不敢再直视妈妈冷艳的俏脸,连忙低下了头。

  没有再多说什么,妈妈那悬在空中的靴跟慢慢的踩下,冰冷尖利的高跟靴跟精准的踩到了爸爸微微张开还残留着精华的尿道口!动作还不是很熟练的妈妈玉足抖动得很厉害,致命的疼痛感促使着爸爸拼命的挣扎着,可一切都是徒劳的!
  被塞在榨精板下的爸爸嘴里喊着自己老婆刚换下的黑丝袜,脑袋上戴着头套,双眼间满是对生的渴望,可胯下那犯贱的肉棒却被残忍的高跟靴跟慢慢的踩穿!他眼睁睁的看着自己老婆脚踩着性感威严的高跟靴对自己进行残忍的刑罚!
  玉足猛的一踩,妈妈的高跟靴跟已然完全踩进了爸爸的肉棒里,靠着前脚掌支持,妈妈瞥了一眼戴着头套的男人,冷冷的戏虐说道:「是不是更加享受啊~~!不过你的目光让我很不爽啊~~!」

  话音刚落,妈妈以踩进爸爸肉棒里的高跟靴为支点,另外一只高跟靴顺势伸出,残忍的高跟靴跟精准的踩进了戴着头套的男人眼眶内!毫不留情的一脚踩下,『噗』的一声,那是眼珠爆裂的声音!

  多年来精心的保养下妈妈的柔韧性极好,将自己全身的重量都施加在两只高跟靴上的妈妈享受着靴跟贯穿一切的快感!跪在妈妈脚下的我眼睁睁的看着那残忍的靴跟完全踩进了爸爸的眼眶中,此时不知道的人还以为妈妈是穿着平底靴踩在爸爸的眼睛上!

  而这还不算完,更加残忍的一幕是妈妈扭动着脚踝,带动着自己那完全踩进男人肉棒里的靴跟残忍的搅动着,嘴里继续咒骂着:「你们男人没一个好东西!老娘今天就要阉了你!」

  说话间妈妈的足跟继续朝下一碾,爸爸那被贯穿了的肉棒瞬间接触到了妈妈高跟靴底与靴跟交接的地方,急剧的压缩着,我眼睁睁的看着妈妈将爸爸的肉棒完全踩进了榨精板内!此时爸爸的肉棒就像是一根被压扁了的蠕虫一般,而妈妈那残忍的靴跟则是顺着尿道口将爸爸的身体踩穿了!

  「贱货~~!舒服吗?」

  内心虐杀欲望被激发起来的妈妈猛的又抬起了高跟靴,一股混合着鲜血的精华从榨精板内喷涌而出,喷到妈妈的高跟靴与黑丝袜上到处都是,厌恶的将另外一只踩在男人眼眶中的靴跟拔了出来,妈妈脚踩着沾满了精华与鲜血的高跟靴接过女仆递来的食盐,残忍的将食盐灌满了男人那被自己踩爆了眼珠的眼眶和肉棒内!

  「真是贱啊~~!死了还要弄脏我的鞋袜~~!又要去洗个澡了~~!」妈妈优雅的伸了个懒腰,脚踩着高跟靴朝着浴室走去,还不忘回头对着小姨吩咐道:「今天的事可不要告诉你姐夫啊~~!」

  看着妈妈那妖娆妩媚却残忍的背影,心里不觉感慨着,她以后再也见不到自己的丈夫了,而以后当她知道真相,是自己不经意间亲自虐杀踩死了自己丈夫的时候,不知她会作何感想!

                第十章

  「这样真的没事吗?那可是两条人命啊~~!」还沉浸在虐杀奴隶快感中的妈妈用力的夹紧了自己圆润的大腿,一位看样子不过七八岁的小男孩正将自己的脸埋进妈妈圆润坚挺的翘臀中,舌头拼尽全力的讨好着那随时可以一屁股将自己闷死的高贵女人!

  站在一旁的小姨用自己高跟靴的前端将正在为妈妈服务的男童胯下那还未发育的肉棒死死地踩在脚下,小姨的高跟靴已经与地面齐平,男童那纤细的肉棒完全陷进了小姨性感高跟靴的靴底防滑纹中!

  「没事~~!那些都是死刑犯,姐,你只管好好的享受就是了,你还不知道吗?这些年死在你妹妹我脚下的贱人多了去了~~!」小姨无所谓的摆了摆手,看着近在咫尺姐姐那潮红的俏脸,挑逗般的说道:「姐~~!很享受是吧~~!我这里的奴隶多得是,一会你自己去挑选,要多少有多少~~!你也不必把他们当成是人,他们不过是供你玩弄的玩具而已,能够被你踩死可是他们几辈子修来的福气啊~~!」

  说话间小姨那性感威严的高跟靴慢慢的朝后拉扯着,带动着那深陷进自己靴底防滑纹中的肉棒,那是人所不能忍受的疼痛感,可男童只能是更加拼尽全力的用舌头去服侍此时已然化身为女魔的妈妈!

  「也是啊~~!踩踏着他们的感觉真的很爽啊~!你都不知道,你姐夫早就不行了,你以前送我的男人我都只是浅尝即止,哎~~!不过让男人用舌头来舔舐我们的菊花和蜜穴这种羞辱性的玩法也就你想得出来了~!嗯~~!!!」妈妈媚眼迷离的享受着,已然是将胯下的男童当成了玩具。

  小姨神情自若的看着妈妈,轻启玉齿柔声劝慰道:「放心~~!说不定姐夫那条贱狗以后都不会出现在你生活中,来打扰你呢了?」

  「啊~~!!!好爽~~!快~~!!!」

  忘情的呻吟着,那是以前从未享受过的极致快感,一想到自己胯下的是一位活生生的男童,可他只能用舌头来讨好自己,强烈的刺激下妈妈到达了高潮,与此同时,小姨的高跟靴猛的朝后一带,男童那卑贱的肉棒竟然是被小姨活生生的拉扯断了!

           ***  ***  ***

  「要好好的听小姨的话知道吗?我会经常来看你的。」

  恢复了往日那股养尊处优培养出的优雅与高贵的妈妈双手将我揽入怀里,用自己那细腻的俏脸蹭了蹭我的脸,而我的双手也死死地抱着妈妈纤细的腰肢,原因无他,以后我唯一的依靠就是她了!

  「好了,好了~~!姐,放心吧,有我这个小姨在你还有什么好担心的!」一把将我拉扯到自己身边,小姨那白皙的芊芊玉手揽着我的脖颈,趁着妈妈不注意用另外一只玉手隔着裤子捏了捏我胯下那蠢蠢欲动的肉棒,在我耳边轻声说道:「今天表现得很不错,放心,再怎么说你也是我姐唯一的儿子,也是我们家唯一的独苗,只要你老老实实的听话,配合小姨对你的调教,小姨是舍不得对你怎样的!」

  一脸欣慰笑意的妈妈眉目间满是笑意的看着我与小姨勾肩搭背貌似亲近的样子,对着我挥了挥手后转身离开了,跟着她离开的还有六位男童,那些都是小姨精挑细选出来用以服侍妈妈的奴隶,我不知道下次再见到妈妈的时候她会是如何?
  小姨恍然大悟般的接过女狱警递来的狗链子,牵着一对健壮的双胞胎男奴去追妈妈去了,只留下我独自一人看着榨精板下那被自己老婆在不经意间踩死的爸爸,取下了戴在他脑袋上的头套,只见爸爸的脸上带着诡异的笑容,也许这样的结局于他而言已然是最好的了。

  自从我记事起父母就时常冷战,伴随着小姨的提携,爸爸从只知道耕地的农民一跃而成建筑公司的老总,而妈妈更是身为好几家大型集团的独立董事,父母总是聚少离多,妈妈在小姨的蛊惑下隐秘的享受着奴隶的服侍,而爸爸在她眼里也不过是为了维护这个家的完整而可有可无的角色,反而是爸爸因为小姨的关系对于妈妈显得格外殷勤。

  「呦~~!好孝顺啊~~!想下去陪他吗?」冷笑一声,脚踩着白色及膝高跟靴的小姨漫步到我身边,伸出那被黑色皮质及肘长手套包裹着更显高贵的芊芊玉手赏了我一耳光,然后反手又是一耳光,带着圆润弧度的高跟靴前端抵住我那蠢蠢欲动的肉棒,轻启玉齿戏虐的继续说道:「如果不是怕姐伤心的话,我早就把你们父子俩一刀刀的活剐了!」

  「可你这样做如果我妈以后知道了,她……!」

  「哈哈哈~~!知道了又怎么样?放心吧,现在你妈内心的虐杀欲望已经被我完全激发出来了,不信的话我们可以打赌,就我送给她的那几个奴隶都会被她给玩死!」

  紧绷着玉足,用高跟靴的前端慢慢的研磨着我肉棒一子孙袋交接的地方,小姨伸手捏着我的下巴,将我的脑袋抬起,稍一酝酿,一口香痰精准的吐下,心领神会早就准备好的我连忙张嘴接着,看着小姨那高贵精致的俏脸,我从内心里感觉到了自己的卑贱。

  满意的笑了笑,小姨感慨着说道:「这就对了,人都是会改变的,就像你一样,在我的调教下你会变成一条合格的奴隶的。而你的妈妈也终将会变成一位冷酷无情残忍玩弄自己脚下奴隶的女王的。」

  研磨着我肉棒的高跟靴朝后一带,然后猛地一脚踢出,带着圆润弧度的高跟靴前端精湛的踢到我的子孙袋上,打了个响指,两位女狱警熟练的将我浑身的衣物脱下,浑身赤裸着的我被洗干净后带到了小姨玩弄奴隶的房间,而早就等候着的小姨慵懒的斜躺在沙发上,眼见我来了,伸出那被黑色皮质及肘长手套包裹着的芊芊玉手指了指自己脚下那双白色的及膝高跟靴。

  心领神会的我双膝一软就跪在了地上,挪动双膝爬到了小姨的脚边,讨好般的用自己的鼻尖去蹭小姨高跟靴的边缘,阵阵熟悉的幽香透过高跟靴散发出来,弥散于我的鼻息间,将我内心隐藏着的奴性激发了出来,也刺激得我胯下犯贱的肉棒急剧的膨胀着!

  「从今天开始,我就要开始对你进行调教了,包括刑罚~~!所以你最好老老实实的听话,还有,记得要拼尽全力的去讨好你妈妈哦~~!如果她厌烦你的话,那你也就没什么存在的必要了~~!」

  说话间小姨优雅的抬起玉足,用那长达十五厘米的靴跟轻抚着我的嘴唇,跪在地上的我只能看着眼前那只威严性感的高跟靴,艰难的咽了口口水,下意识的,我大着胆子伸出舌头轻轻地舔了舔那冰冷的靴跟。

  「对了~~!就这样~~!狗就要有狗的样子~~!」玉足慢慢的朝前一插,靴跟缓慢的进入了我的嘴里,而我只能讨好般的吮吸着,舌头顺着高跟靴跟一路朝上舔舐着,转眼间小姨的靴跟已然有一大半插进了我的嘴里!

  跪在小姨脚下,双手捧着那双有幸被小姨紫丝美腿踩在脚下的白色高跟靴,嘴里含着冰冷靴跟的我此时仿佛灵魂得到了升华一般,被小姨如此的羞辱,可我胯下坚硬如铁的肉棒去揭露了我此时内心的欲望!

  胡思乱想间,小姨的靴跟前端已然抵进了我的喉咙处!只要小姨那高贵的玉足再朝前一插,那我就会被靴跟瞬间刺穿!可小姨冷哼一声,快速的抽出了靴跟。高跟靴的前端顺势踩在我的脸上,奴性大发的我连忙伸出舌头想要舔舐小姨那近在咫尺的靴底。

  「别舔~~!要不然一会还要漱口~~!」紧绷着玉足,小姨的高跟靴前端顺着我的脸一路朝下滑动着,带着圆润弧度的高跟靴前端直到我那坚硬如铁正对着小姨坚挺着的肉棒上,玉足轻点,小姨用高跟靴拍打着我那卑贱的肉棒,俯身挑逗般的对着我说道:「小贱狗~~!肉棒怎么这么硬啊~~!你想干什么啊~~!」

  「小~~!小姨~~!我~~!!!」呼吸浑浊的我眼神灼灼的看着那双正在拍打着我肉棒的洁白高跟靴以及靴口之上诱人的紫丝美腿,肉棒那敏感的前端蠢蠢欲动着,积聚的精华只想被小姨高贵的玉足榨干!

  「看你那贱样~~!来吧~~!老娘的下面刚刚好有些痒了~~!」小姨顺势拉开了自己女王装胯下的拉链,露出了那粉嫩的蜜穴,被黑色皮质及肘长手套包裹着的芊芊玉手一把将我的肉棒握着,手指快速的撸动着,拉扯着,看着我那副欲罢不能的模样,继续羞辱着我:「想要吗?老娘这么多年来可是玩弄了太多的男人了,可小侄子就你一个~~!贱根想进来吗?」

  「不~~!我不配~~!小姨~~!再说了,你也不是那种人。」虽然脑子里已经被欲望控制,可我从心里清楚小姨的为人,无论她在外面如何,可对于家里人,她总是尽力维护,不然的话我恐怕早就在某一次意外事故中莫名其妙的死去了,小姨做这样的事简直轻而易举!

  「哟喂~~!你还很了解小姨我啊~~!实话告诉你吧,知道为什么我要让你妈在不经意间亲自踩死你那贱狗爸爸吗?」小姨伸手指了指自己那粉嫩的蜜穴,媚眼迷离的命令道:「知道该怎么样来讨好老娘吗?」

  艰难的咽了口口水,稍一犹豫,我还是将脑袋伸到了小姨的胯下,深吸一口气,鼻息间满满的都是女性下体强烈的气息,对着小姨粉嫩的蜜穴神情一吻,我明显感觉到小姨娇躯一颤,舒爽的呻吟了一声,与此同时,小姨拉开了高跟靴底部的拉链,玉足朝上一抬,高跟靴挨着小姨脚踝的部分出现了一道缝。

  「来吧~~!用你的贱根来给老娘按摩脚,用你的狗嘴来服侍老娘到高潮~~!」

  没有丝毫的犹豫,我挺立着腰身将自己那已然到达了继续的肉棒顺着靴帮处拉链拉开的缝慢慢的插了进去,火热卑贱的肉棒猛的一挺,完全斜插进了高跟靴中,用自己的肉棒去感受着小姨高跟靴内的温润,与此同时,小姨那被紫色丝袜包裹着的玉足轻轻地踩下,就在此时,我的肉棒终于有幸进入了小姨的高跟靴中被小姨高估的玉足亲自踩踏玩弄!

  「很兴奋是吗?狗贱根都在我脚下颤抖了~~!」

  继续用语言羞辱着我,小姨那已经被香汗沁湿的紫丝玉足轻轻地碾踩着我的肉棒,因为小姨的高跟靴都是根据她的腿型而特制的,所以硬把我的肉棒塞进去后里面的空间就有些不够了,所以小姨那高估的玉足毫不留情的将我的肉棒踩在脚下,我那火热坚挺的肉棒瞬间被小姨踩扁!那双我以前从未享受过的快感,脑子里一片空白的我甚至幻想着自己的肉棒就这样一辈子被小姨踩在脚下玩弄踩踏!
  「快啊~~!用嘴来服侍老娘啊~~!只顾着自己爽的话我就阉了你~~!」
  连忙将脑袋探到了小姨的胯间,深吸一口气后贪婪的舌头轻轻地舔舐着小姨的蜜穴,可小姨已然是忍不住了,双手将我的脑袋猛的朝胯下塞着,被黑色皮质及肘长手套包裹着的修长手指挠抓拉扯着我的身体,呻吟着命令道:「进去~~!嗯~~!进去~~!!!」

  我拼尽全力的用舌头在小姨的蜜穴中搅动着,而沉浸在欲望中的小姨更是不把自己高跟靴内我那犯贱火热的肉棒当成是个东西,只顾着用力的碾踩着,错落有致的脚趾隔着紫色丝袜死死地夹着我那敏感的脑袋口与冠状沟,阵阵强烈的酥麻快感将我肉棒带上了天堂!

  而那圆润的足跟则是将我坚硬如铁的肉棒根部死死地踩着,我那积聚的精华被堵在了肉棒与子孙袋交接的地方,强烈的尿涨感刺激下,我更加拼命的用舌头去舔舐小姨的蜜穴!

  「啊~~!!!就是这样~~!贱狗~~!啊~~!!!」

  呻吟着,浪叫着,我感觉到了小姨的蜜穴积聚的收缩着,一股股甘甜的淫液顺着舌头流进了我的嘴里,媚眼迷离满脸潮红的小姨大叫一声一把将我推开,双腿叉开的她身体颤抖着,一股股淫液顺着蜜穴喷射到了我的脸上!

  不敢有丝毫耽搁,我连忙张大嘴努力的迎接着小姨的赏赐,快速的吞咽着,与此同时,小姨兴奋的站了起来,踮起前脚掌,那原本将我肉棒根部死死地碾踩着的足跟朝上翘起,再也忍不住了,在强烈的屈辱与小姨玉足的玩弄下,我那滚烫的精华也源源不断的喷向小姨的高跟靴中!

  就像是打开了水龙头一般,小姨的蜜穴中一股股的淫液越发的汹涌,喷到我全身都是,而我那有幸被她高跟靴与紫丝玉足夹在中间的肉棒也将身体里的精华完全贡献给了小姨!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