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校园小说  »  【国中理化课】(32)【作者:rescueme】
【国中理化课】(32)【作者:rescueme】
字数:7010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三十二回

  今年罕见地出现了冬颱,大概是地球快被人类玩坏了吧,就像李祯真老师和李法一样。

  李法还好,虽然被插入,却没有伤及她的自尊,她既没有让陈昱豪遂行所望,也没有让人觉得她有丝毫享受肉体的欢愉。老师就不一样了,为了挽救男朋友的性能力,她竟然要当着屁孩的面被玩弄,而推她下海的竟然就是她男朋友。
  唉,大人的世界好複杂,不想要就不要,干嘛舍身饲虎。

  看着校门口断枝残叶乱飞彷彿世界末日的景象,还有黄豆般巨大的雨滴,我认命地穿上雨衣打算自己骑回家。以前如果遇到颱风,老爸或老妈是会开车来载我,可惜这两天他们机构什么自强活动的,把弟弟也带去了,家里剩我一个,原来自强活动就是要小孩自立自强!

  我冒雨骑车,不到两分钟已经全身湿透,雨衣有穿跟没穿一样,我刚在怀疑人生,一辆休旅车闪着灯停在我左侧,车内一个女学生低着头冲了出来,不由分说就把我拽进车内,驾驶座的年轻辣妈也打开后车厢,把我的脚踏车塞了进去。
  我们家没有钱,别绑我,我倒可以告诉你汤宸玮家在哪。

  「妈,前面转角停一下。」原来车上的是李法母女,为了我,她们两个也是全身湿了。

  「干嘛?」李法的辣妈陈教授皱眉问道,即使已经四十几岁,她灵动的眼波还是像个小女孩般调皮。

  「我看看小狗。」李法在老妈面前倒是不再摆出招牌微笑,完全就是做自己。
  到了目的地,小狗们比之前少了几只,只剩两只毛色不讨喜的互相依偎,躲在树下发抖,其他的可能被认养了。而且说实话,牠们已经不算小狗,已经五六个月大,抱起来有点吃力,算是中狗了。

  看到牠们,李法像刚刚不由分说把我拖上车一样,开了车门就冲出去,其中一只中狗哀戚地抬起头来,却随即被风雨招呼到趴在地上,我尾随李法各抱一只上车。

  「法法,车子你要洗喔。」陈教授看着到处水渍和狗臭味的车内,没有责备,只是讨论了一下怎么善后。

  「嗯。」李法安抚着不熟悉环境而缩成一团的狗狗。

  「只收留一天喔,明后天颱风一走就放回去。」

  「嗯。」

  「那牠们睡哪里?」

  「哥哥房间。」李法还是面无表情,却有点忍不住嘴角上扬。

  「当你哥有够衰。」陈教授微笑道。

  「到了喔。」虽然还是有点曲折,但在李法指引下,她老妈还是成功到达了我家,明明就几乎都是直路,到底是怎么开的,不是大学教授吗?我在心中嘀咕着。

  停好脚踏车,我东摸西摸却摸不到大门钥匙!

  「陈同学,还好吗?」本来已经要离开的李法妈按下车窗,问道。

  「阿姨,我钥匙好像不见了!」我惊慌地开始设想晚上怎么办,即使明天放颱风假不於用上学,我爸妈也要后天才回来,两天不洗澡不吃饭对一个国中生来说挑战太大啦!

  「你先住我们家,李教授晚上在台北开会,大概也回不来,你可以睡他房间。」蛤?他们夫妻分房吗?要是我有这么漂亮的老婆,我怎么舍得不抱着她睡。
  於是我暂时成为李法家最值得依靠的男性,事实上她家也只有我一个男的。
  李法家是在大学附近的透天三层楼房,一到家她就和我赶紧抱着两只冷得直发抖的中狗冲进浴室,开了热水就开始帮小狗洗澡。

  折腾了好一阵子,两只中狗总算在我和李法的协力下洗完了澡,不再露出那种因为苦命而感觉衰衰的脸。

  不过我们也没残忍到真的把牠们丢进李法哥哥的房间,而是关在因为人还在台北而空出来的李教授座车车库。

  浑身湿淋淋的陈教授趁我们帮狗狗洗澡时已经做好了饭,催促我们赶紧洗好澡来用餐,而她帮我准备好换洗衣物后也到二楼的浴室洗澡,衣裤应该是李法哥哥的吧,倒是不知道他在外地念书还是又去美国治病了。

  我们三个人都淋湿了,虽然我是客人,可是这是别人家,我很识相地让李法先洗:「我们那组保暖比赛的排名比你们组前面,所以我还撑得住。」

  「一起洗,反正你也不是没看过。」李法已经打开莲蓬头,自顾自地脱起衣服。

  「你妈在耶!」我虽然有点想试试和正妹一起洗澡的感觉,却深怕奸情被撞破。

  「这种天气,她一定是泡澡,没有一个小时不会起来。」李法面无表情地试着水温。

  「快点啦!」李法催促着我,实在冷得受不了的我只好恭敬不如从命,舒服地一边欣赏眼前的少女胴体,一边让热水温暖我刚刚湿着帮狗洗澡而冷冰冰的身体。

  虽然说是一起洗,可是李法除了一开始是闹着玩故意喷我水之外,几乎把莲蓬头都只朝向我,她像个无微不至的大姐姐让我全身享受着热水的温暖。

  「你也沖个热水吧。」我有点强硬地抢下她手中的莲蓬头,把热水浇在她身上,像在呵护灌溉美丽的花朵,李法的身体果然也像芙蓉出水般美不胜收。
  看着她天生丽质却如冰山般的美貌,还有热水从她坚挺的胸膛沿着小腹底下一路流进修长大腿间的美丽画面,我可耻地硬了,李法也几乎不等我的老二呈现完全体证明李法的魅力,就把我推倒在地,我还来不及感受地上瓷砖的冰冷,温暖的感觉已经包覆住整只肉棒,李法跨坐在我身上,像坚强独立的女牛仔,用骑乘位感受着阴茎的热情。

  「我们组应该要第一名的!」李法不知是不是想起陈昱豪那天在她体内的违规妄动,咬牙切齿说着;又好像是不服输地想证明如果不是陈昱豪犯规,她可以撑到最后。

  「对,如果是你,到明天我都可以不用盖被子,有你就够温暖了!」我双手握着李法的胸部,一方面是兴之所至,一方面是希望也给她胸部一点安慰。
  结合在一起的我们一起洗澡就很省水了,基本上热水浇在李法身上就等於浇在我身上,我们接合着的生殖器又是如此灼热,等於让彼此从内到外都同时感受到温暖。

  「帮我洗里面。」李法不知是热水太烫还是害羞,红着脸指了指我俩结合的地方,然后身体后仰,我和她结合的部位就更清楚了,肉棒根部凶恶地撑开李法的阴道口,粉红色的组织绷得不能再紧。

  「怎么洗?」我顺势挺起身子,忍住肉棒的酥麻,揪紧眉头问。

  「你洗手怎么洗?」李法别过头去,双手双腿自在地伸直成大字,语气中满满不耐烦。

  「这样啊。」我双手作出前后摩擦搓洗的动作。

  「那就这样啊!」李法把声音提高八度,加上有点臭奶呆的腔调,瞬间让我回忆起和范怡妗的三次生殖器结合。

  「喔。」李法这一叫让我肉棒一紧,心领神会地开始抽插了起来。

  「只有你能抹去那畜生的噁心感。」李法侧过头去,眼角好像流出泪水。
  「不哭不哭,以后你不要再去惹他啦。」我一边卖力地让阴茎在李法体内充实着她的内部构造,一边安慰着她,不时拿起莲蓬头浇浇她,再浇浇我,让彼此始终维持着温暖。

  「哼。」李法双手抱在胸前,嘴里随着我的冲击小小声地「嗯、嗯、嗯」闷哼着。

  「你已经证明他在你手下走不出十招啦。」以陈昱豪身经百战的干妹经验,李法总是轻易让他射出,而且总是让他射在他不想射的地方,我想李法算是战术性胜利了。

  「不过……」我回想李法被别人进入的画面,竟然感到如此揪心,不禁接着说道:「如果可以,你不要再被他们那个了啦。」

  李法仰起身子,双手环在我脖子上,似笑非笑地盯着我的双眼:「嗯?」
  「就不喜欢啦,你这样太可怜了。」我看着在李法胯下进进出出的肉棒,多希望能占有她的只有我,不过我用什么立场坚持呢?

  「好喔。」李法舒服地闭上眼睛,仰起上身让我撞得她胸部不断上下抖着,非常性感。

  「我们重现一下表面积最小的保暖姿势。」我让李法完全躺下,要她屈起双腿用最屈辱的姿势曝露着下体,然后我贪婪地把肉棒插入李法往外微凸的阴部,这样才能真的取代陈昱豪带给李法的噁心感觉。

  「先不要动。」李法享受着我肉棒在她小穴内逐渐胀大到极限的过程,我也卖力地提肛再提肛,让龟头在李法最深处塞满。

  「你比他大喔。」李法调皮地向我眨了眨眼,我心中一暖,忍不住就开始抽插了。

  「好像真的很难忍住不动。」我想起黄若立说老师阴道一直在蠕动,陈昱豪也一直找机会小幅度偷插李法,果然要把阴茎放在阴道内却不作出抽插的动作是不可能的,各位女孩请别相信男生说只放进去而不做任何动作的鬼话。

  「嗯。」李法自己也前后挪动屁屁迎合我的抽插,脸上的表情非常古灵精怪。
  「法法,好爽!」我由衷地享受着这美少女的身体,尤其是在外头狂风暴雨之际,浴室内也是波涛汹涌。

  「我也很爽。」几乎从未听过李法述说关於身体的感觉,第一次从她嘴里听到她说爽,我得意地加快抽插的速度。

  回想每次她帮人打手枪或什么的,她总是一副晚娘脸,明明是想让对方软屌,对方却反倒愈起劲,现在我竟然可以让李法难得亲口承认她的身体感觉,面对自己冷漠面貌下的情感,我好像登上圣母峰般有成就感。

  「嘉年,再快一点!」李法闭着眼睛,急促吐着气催促着我更卖力干她。
  「法法,你夹得好紧,救命!」我感觉到本来就很紧的阴道好像要把我肉棒榨成碎片,皱着眉头求饶。

  李法忘情地将本来屈在胸前的双腿往旁伸直,像个V字形让我干得更深,我便把她双腿扛在肩上高速律动着腰部,同时双手急速抚摸她的乳头。

  在人家楼下偷干人家女儿的刺激让我很快就缴械,我满足地让莲蓬头往我和李法的身体洒着热水提供温暖,我却抱着李法往她花心浇着温度其实没有更高,但是感觉更灼热的浓精。

  我的马眼每次喷出精液的瞬间,我都可以感觉李法的阴道也在收缩,我知道我被挤出的份量大概是平常射精的两倍以上,满足地抱着她桃子般的屁屁想让龟头再塞深一点。

  直到我的阴茎无法再维持硬度,被李法紧窄充满弹性的小穴挤出时,李法阴道流出的白色精液也形成漩涡流进排水口,我才发现我和李法连头都还没开始洗!
  我心虚地拿着莲蓬头往我的老二根部喷着,想洗掉精液和李法淫液形成的白色痕迹,却发现日光灯突然熄灭,然后莲蓬头的水温急速降低,我不知道发生什么事,只好先草草把我俩身上比较明显的大战后留下的痕迹沖掉,然后才把地上的精液沖洗乾净。

  我仔细一听,本来运转中的各种电器声都停了下来,应该是颱风导致停电,李法家使用的是电热水器,所以热水供应也没了。

  这时候楼上传来脚步声,那是李法的妈妈,中正大学法律系的陈湘宜教授。
  「法法,你们洗好了吗?好像停电了。」她站在楼梯口往下叫着,因为停电后视线不好,她没有冒险走下来。

  「对啊。」李法比着「嘘」的手势应着。我低头看着疲软的老二,它刚刚才在人家女儿体内发射,现在心虚地缩成一团。

  「嘉年还没洗吧,我也还没开始洗,刚放好水,浴缸里有热水,你叫他一起上来洗。」李法妈大声往楼下叫着。

  我赶紧穿上换下来的髒衣服,假装还没开始洗,事实上我真的还没开始洗,刚刚都忙着在干人家女儿。

  我和围着浴巾的李法走上二楼,看见李法妈围着浴巾,一双白皙的长腿从浴巾下摆露了出来,性感程度不输李法年轻的肉体!

  李法妈入浴时没有带着很丑的浴帽,而是把长发简单绑成少女流行的马尾,虽然年纪大了点,却没有违和感!

  「怎么办咧,等法法和我洗完你会不会已经冷死了啊?」事实上我是真的开始感觉到寒冷了,刚刚射精完的身体穿上湿掉的衣裤,比直接什么事都没做还容易散失热量,我忍不住双手抱在胸前发抖。

  「不介意的话你和我们一起洗吧。」李法妈竟然做出这么令人喷鼻血的提议。靠,我只怕你老公介意啊!

  「阿姨,不、不、不用了。」我虽然心中非常想要,可还是假装客套,小小推辞一下,只是在说话时还故意发抖,让她认为我不现在和她们一起洗热水澡就要冻死了。

  「你都快冻出病了!还有,不准叫我阿姨!」陈教授假装生气板起了脸,然后过来作势帮我脱衣,我只好自己把衣裤脱光,就当作健康检查吧。

  「湘宜姐,我好了。」我羞赧地遮住小鸡鸡,一方面是心虚它刚刚干的好事,一方面是怕被人家嫌丑陋。

  没想到湘宜姐倒是比我乾脆,一个简单的动作就让浴巾挂在墙上挂钩,白玉般完美的胴体显现在我面前,李法也很自然地把浴巾一揭,不输给模特儿的年轻胴体和妈妈成熟的身体一左一右在我面前裸露。

  湘宜姐虽然年过四十,身材却保养得非常好,胸部虽然不小,应该有超过C罩杯,却完全没有下垂的迹象,乳尖像她有时玩心四起的心理年纪一样,调皮地往上翘着,颜色虽然比李法深,但还是粉红色的,乳头大小也跟国中生没两样。
  至於她的阴毛则难免浓密了一点,但大致上还是一个完美的锐角三角形,不像有些人毫无节制地乱长成梯形或不规则形。

  李法自己在一旁洗着头,湘宜姐则舀起浴缸中的热水细心地浇在我身上,然后看我眼睛不敢乱瞟地打着肥皂,湘宜姐则自己舀起热水从身上浇下,也不怕被我这小鬼看见,旁若无人地上下打着肥皂搓洗着,连胯下都不怕我看见,把双手伸到大腿内侧搓揉着,本来只有隐约看见的细缝被她一搓就从乌黑的阴毛中露出明显的粉红色阴唇。

  湘宜姐全身打完肥皂后,舀起热水沖掉肥皂泡,这才开始洗起了头,李法这时候已经洗完自己的头发,趁着湘宜姐闭起眼睛洗头的瞬间,过去帮妈妈按摩起头皮和肩颈,但是她却故意弯腰翘着屁股,让我从后面看见她诱人的性器官!
  刚刚从湘宜姐成熟的黑森林中突然冒出粉红构造,剧烈的反差让我本来就快要勃起,现在女儿的小穴又一起放送,我真的不硬不行,竟然当着人家妈妈的面,把刚刚才内射过人家女儿的凶器再次武装了起来!

  「妈妈,这样舒服吗?」李法一边摇着屁股挑逗着我,一边加大音量掩饰其他不该出现的声音。

  母汤啊!母汤!

  湘宜姐坐在浴缸边,背对着我享受女儿的按摩,头发和额头附近也满是洗发精形成的泡沫,在双重掩护之下应该看不见吧,我拼命想出无数个理由说服着自己,然后蹑手蹑脚走了过去,在李法的默许下从背后进入了她刚刚才被我内射过的阴道!

  「唉咻,唉咻!」李法用手肘按摩着湘宜姐的肩颈,同时发出用力的语助词,事实上她只是掩饰我抽插时隐隐约约的水声。

  我不敢太用力抽插李法,也不敢搞太久,几乎是闭着气才敢让腰部前后抽动,插没几下就快窒息了,一方面是在人家妈妈背后干人家女儿的刺激,一方面是李法本来就是个美人胚子,顽皮的姿态更让人有机会就想要干死她,现在她还没死我已经快死了。

  我的肉棒感受的是至高无上的酥麻,眼前看见的则除了李法调皮又性感的表情,还有她妈妈看起来甚至不输给大学生的性感身影。国立大学的性感教授竟然在我面前入浴,不只让我看见胸部,连阴毛和胯下细缝内部都被我瞧见了,即使没有机会真的把阴茎插入那诱人的肉穴,但能够欣赏着湘宜姐诱人的身姿同时和她女儿性交,这经验大概再过十万年都不会有!

  「你转过来一下。」这臭丫头竟然玩这么大,本来背对着享受肩颈按摩的湘宜姐,冷不防地现在变成面对着我了!

  我面对着湘宜姐精緻的五官,一边偷偷抽插着李法,没几下就不行了,如同之前李祯真老师课堂上说的窒息的快感,在性爱时如果利用窒息或适当的痛楚可以让性行为更带劲,我现在就是这样,几乎闭着气享受另类的母女丼,眼睛视奸妈妈的成熟肉体,肉棒则干着女儿国中生的青春嫩穴,一下子就让我看见天使在向我招手。

  「痾啊!」我真的忍不住了,但是我这次没那种胆子射在李法里面,赶紧拔出肉棒,李法却侧身藉着单边使力按摩穴道的手法,一边握住我的肉棒,一边把我身体往前拉,让我不免一个踉跄!

  「嘉年怎么了?」湘宜姐没睁开眼睛,只是听见我的叫声而关心地问。
  「洗发精跑进眼睛。」我憋住剧烈起伏的胸膛,镇定地回答,回答完后又「噗哈、噗哈」

  地仔细控制着呼吸喘着气。

  这时候我的身体往前一个踉跄之后,已经近在湘宜姐面前了,她吹弹可破的肌肤和小巧粉嫩的乳头就在我眼前,我本来就觊觎许久的美景离我那么近,我又在射精边缘,这下子当然是欣赏着湘宜姐的肉体愉快地射精。只是李法一边舀起热水沖着湘宜姐的身体,一边却牵引着我的老二让我的精液喷在湘宜姐头上!
  这样一来,即使她妈妈发现头发上有湿热的液体溅上,也只会以为是热水!
  李法甜美的脸蛋挂上一抹邪恶,我难得看见她笑得那么开怀,但眼前货真价实是她母亲,她为什么要这样恶搞自己妈妈,我虽然不懂,但湘宜姐姣好的身体,还是让我不争气地照着李法的设计,在这诡异的氛围下把今天第二发精液几乎一丝不漏地射在湘宜姐头发上!

  湘宜姐不知情地自己搓着头皮,她却不知道她用的一部分洗发精是我的身体提供的!

  这次我不敢享受射精的余韵,还不确定炮管内有无剩余精液就赶紧舀起热水清洗我自己的身体,顶多只趁着湘宜姐不注意时多看了她的乳房和蜜穴两眼。
  等到我们三人洗完澡时,饭菜都凉了,幸好瓦斯炉和供电系统各自独立,湘宜姐简单热一热饭菜之后,我们三人就浪漫地点着蜡烛用餐,李法倒是毫不掩饰地和湘宜姐聊着学校发生的一切,我都快尴尬死了。

  吃完饭后我们像一家人般玩起了桌游,原来停电可以是这么有趣的经验,可惜一下子就复电了,我的幸福快乐时光戛然而止。

  李法和我确定两只中狗适应环境睡着后,我也到李法哥哥的房间过夜,李法和湘宜姐则各自睡一间,我从未在别人家里睡得这么香甜过。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夜蒅星宸 金币 +8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